共有 2092

至从姨丈去世后,我就搬到呀姨住,当时,我们住在一间小屋,有两间卧房,一间我睡、一间则是给呀姨睡。  
两间卧室彼此相邻,两卧房之间有一扇门,但一直是锁上的。阿姨独自在卧房睡觉,我从没想到过那扇门。  
我们卧室间的那扇门,是一扇有个大钥匙孔的旧门,虽然我从不曾看见任何一把钥匙,或是任何人来开启它。  
这扇门对我来说是个神祕的东西。由于曾被取下来过,门把显得很长,有人曾用填料塞住钥匙孔,你无法经过它来窥视隔壁。

  长话短说,在姨丈离开后,呀姨孤单一人,我开始想像有关这扇门的故事。
一天,当呀姨外出购物,我拿了把螺丝起子,试着把那些填塞料挖出钥匙孔。 长时间过后,这填料明显地有个洞。
实际上,它是黏在这金属裏面。虽然如此,经过多下猛戳,它的大部分鬆开了,我将之推往另外一边。
检查通过这开放钥匙孔的视线,我看见了,那是一个可以看尽呀姨卧房与床的极好视点。
不用说,当晚,我几乎等不及阿姨回家、上床睡觉。

  而当晚上呀姨走进她的卧室,我得到了最好的酬劳。跪下身,透过钥匙孔窥视,我看见呀姨褪去衣服,一件接着一件。
首先露出来的是胸部,我作梦也从没想过呀姨会是如此丰满。我看呀姨的乳房上下抖动,而她弯下腰,慢慢脱去长袜。  
透过钥匙孔凝视,我同时也看见了,真实生活中,一对乳房上的鲜蕾是如此的大;而一个大大的褐色圆圈,包围着乳蕾。  
当呀姨褪去内裤,蜜处上淫美的阴毛是如此清晰,比我在杂誌上看到的那些阴毛,更令人注目。再看到这幕景象时,我的肉棒整个硬起来了,  
我开始激昂地搓弄肉棒。呀姨裸体之后,通常会躺在床上读一会儿书,一双美腿微微分开。
我幻想自己的肉棒,能深埋入呀姨腿间的黑色丛林,不断地进出,尽可能地深入。我一直搓揉着肉棒,直到精液喷到门上。  
偷窥寝室里的呀姨,这件事持续了许多个晚上。

  随着时间过去,我牢牢记住呀姨身体的每一处,呀姨坚挺的豪乳,每当她在房里走动时,娇豔欲滴的乳房,便波浪似的上下抖动。
当呀姨躺下时,它们好像要从两侧倒出来的样子;而移动时,它们就像两个横跨她上身的大肉球,是用来搓揉和品嚐的。  
我也爱上呀姨的蜜处,包括那性感的黑色丛林,与藏在其下的美丽裂缝,呀姨偶尔会心神不定地在那 放入一根手指,令人想起温暖而湿热的乐趣。

  一次之后,我忘光了所有的色情杂誌。一次之后,我甚至厌烦了手淫。
我要一个真正的蜜穴,一个像呀姨那样的蜜穴,一个温暖而紧密,充满滑润蜜浆的蜜穴,让我的肉棒好好插进去。  
我想在一个蜜穴里面射精。我想要一次又一次的高潮。我想用精液完完全全地射满它。不过,现况仍未改变。
我胆子没有大到直接裸体跑进呀姨卧室,强迫与她摊牌,特别是当她还醒着的时候。

  有一次,当我知道呀姨已熟睡,我蹑手蹑脚溜进呀姨卧室,悄然地上了她的床。
我小心地将被褥拉到旁边,斜过呀姨的身体,我的头非常接近呀姨蜜处。
但最后,我还是失去勇气,必须要呼吸从呀姨蜜穴发出的香气,来满足自己。  
她火热、带着 "麝香尿骚" 味的强大诱惑,刺激着我,我开始手淫,想像我肿胀的肉棒,深入我慾求的对象之体内。
光是全凭空想已然足够,我手底猛力套弄,一口气射出精液来。我的精液喷到每个地方,呀姨的丰乳、小腹,有一两滴落在她捲曲的大腿阴毛上。

  在平复呼吸,感觉回复正常后,我倚着呀姨睡眠中的身体,检查她阴毛上两滴珍珠色的精液。  
伸着手指,我沾着白浊的精液,往下经过阴毛,直到呀姨的蜜处阴道口上,后滴进入她蜜穴的开口处。  
轻轻碰几下,呀姨蜜穴内部的花瓣,彷彿活的一样,贪婪地接受着我提供的珍贵精液。
呀姨轻声歎息,身体翻动了几下。 呀姨将屁股上下挪动了一会儿,然后又安静地躺下。

  我发觉继续待在这实在太冒险了,于是将被子又盖回呀姨身上,从寝室撤退,并承诺自己,下一回我将鼓起更大的勇气。  
又一次,我鼓足了胆量,悄悄潜入呀姨卧室。这次,我觉得自己运气实在是太背了,因为呀姨正好在生理期中。  
从呀姨睡着的身下扯出床单,我看见了卫生棉条的细线从蜜穴中悬出。
这确实浇了我一大盆冷水,不用说,我只好乖乖地从房间里退出。不时诅咒自己的运气,也发誓不放弃任何 "偷干" 呀姨的机会。

  但是,这个决心并没有超过两礼拜!有一次,呀姨和她的一名女性朋友,整晚在家喝得醉醺醺。  
她们两人慢慢地喝光了一瓶四公升装的酒,彼此开着玩笑,将她们生命中供同认识的男人贬为废物。
许多笑声和谈话声在厨房中响起,当她们配着饮料和点心,叽叽喳喳地谈话,像三姑六婆一般地大惊小怪。  
大约是十点半的时候,呀姨的朋友,她先生打电话来,纳闷什幺事让她这幺晚了还没回去。于是,她说自己必须告辞了。

  当然,我窃听了全部内容。差不多在呀姨朋友离开十分钟后,我听到呀姨试着爬回卧室。我听到她在途中绊到好几次脚,
但她终于还是回到房间,关起了门。从我们房间门的钥匙孔窥探出去,我看见呀姨没有脱衣,也不关灯就 "瘫" 在床上。  
看来,呀姨应该不是不想更衣,我想她是真的醉了。过了一段很长的时间,我从钥匙孔注视着她昏睡在床上的身体。
听到她高声打鼾,我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
  在知道呀姨酩酊大醉后,我立刻兴奋得勃起。我脱光全身衣服,进入呀姨卧室,走到她床前,安慰自己说,她不会感冒。
拉起她的裙子,我将手移至呀姨肥白屁股下,用手脱去呀姨的粉红内裤,放在一边在小腿上,以方便容易穿回于原定位。  
近距离看清蜜穴的冲击,让我肉棒硬到隐隐作痛起来,龟头甚至因为急切沖血而变成紫黑色。  
在上次的事之后,我已经勃起,或是梦遗,所以阴囊中的精液,毫无疑问地因为需要纾解而疼痛。  
摊开呀姨两腿,我将自己位置调整至其间,用一只手指,抚弄她的蜜处,探测它多汁的内部。  
在鼾声里,呀姨柔柔地开始呻吟,她的身体轻轻翻动。我的肉棒滴下分泌液,当我将肉棒之放在呀姨蜜穴的阴道入口处,
由涨大龟头开始,拖了一条长长的银白细线。几乎不花什幺力气,轻轻往前一顶,肉棒整根没入蜜穴里。  
难以置信地,呀姨的蜜穴繫紧含住我的肉棒,龟头被包住的感觉真的太美好,彷彿魔术一般,美妙地缠住。
这是完全不经自主的反应;因为我确定呀姨尚未从酒醉中醒来,正深深地沉睡着。
虽然如此,呀姨的悲啼仍在继续,以它本身独有的旋律,逐渐回应我进进出出的冲刺。  
我开始认真地前顶,更快也更深,把所有的小心谨慎全抛诸脑后,努力地顶入呀姨的蜜穴,控制肉棒的节奏,尽我所能地顶进她的子宫口深处。  
很快地,我感到腰间传来第一阵拉力,这是我兴奋将射精的讯号。
  假如我对呀姨体内进行体内射精,有任何的顾虑,现在是 停止一下 的时候了,但我仅是暂停一下,仅仅一下。  
在呀姨体内射入大量的精液,这想法实在是太刺激、太有趣,以緻于我不能停止。我爱这想法。我爱这主意。我要实现它。  
我想把我滚烫的精液,射在呀姨 "骚屄" 之内。我爱这想法,而且,如果呀姨知道,或许也会喜欢的。失去所有自我控制,我爆发在呀姨蜜穴的子宫口深处。  
深濡在蜜穴中的肉棒,不断向前射出稠粘的液体,射出再射出。精液直溅入子宫颈口,狂热地竞争涌呀姨妈的子宫内,去寻找卵子。去受精。
一次又一次的痉挛,从我年轻睪丸里送出一波又一波的精液,直到呀姨阴道内满溢出我的精液已经无法容纳我所有的种子。
这些温暖、黏稠的液体随即顺着肉棒抽出时连带出呀姨淫水和精液混合流出,沿着呀姨的屁股下方阴道的裂口流出,流到床上,染湿床单。

  高潮的强烈仍震撼我的感觉,在我冷却之前,又一次插入我的肉棒在呀姨的阴道之内,我趴卧在呀姨身上时间彷彿经过了许久。  
当我从这梦境般的状况中醒来,抚摸着她的乳房 ,直到肉棒已经软化,却仍在呀姨蜜穴之内。二十分钟后,插在蜜穴中的肉棒,无疑地再次变粗,紧黏在其中。
我遗憾地拔出肉棒,而呀姨的蜜穴竟似用力回拉,好像不情愿放开。将内裤拉回去,穿好,我帮呀姨盖好被子。她的鼾声仍在继续,我想呀姨永远不会知道,
这天夜里发生了什幺。等到早上,我的种子大部分已经进入她的子宫,而留在穴内的精液,将会被她的身体吸收。
一些留在床上、蜜处的乾掉精液,会被当成是她自己的分泌物。

  在家里我是自由的,我一向这幺认为。而当我离开房间时,一个满足的微笑出现在我脸上。  
但几个星期过后,我发现,那晚深植入呀姨体内的种子,已经发挥它的效用,带给我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,和出乎意料的后果。  
呀姨从医生那边回家,脸白的像一张纸。当我问她发生什幺事,她告诉我,她怀孕了... 但她不知道这是怎幺发生的。  

  在震惊之中,我这才想起,原来我偷进房间偷偷 "干" 了她的那晚,正好是她 "生理期"(我看到 "卫生棉条" 的那一次)后的两个礼拜。  
当我 "偷干" 她时,呀姨是可以 "受孕" 的,而我居然使自己的呀姨 "怀孕" 了! 有了我的小孩! 我现在该怎幺办呢?